神廟

乎乎的東西好吃多了,而且這在我們的世界是種水果,叫蘋果。”五竹皺眉,側過頭來有些不解,“蘋果?好像是個新名字。”葉輕眉吃到好吃的食物,話也多了,她問,“那它在你們這裡叫什麼?”“叫獎勵。”“獎勵?什麼獎勵?”“獲勝後贏得的獎勵,”五竹直言坦述,“我們這裡有個比賽,隻要你能戰勝所有的參賽者,就能得到這一盤獎勵。”葉輕眉看著盤中僅剩的一片蘋果,有些愣住,似乎冇想到它來之艱難,她又問,“那是一個什麼樣的...-

第1章

01.

“試驗品020一切正常,無不良反應,可以開始‘供養’。”

伴隨著一聲器械的聲音,周圍的一切開始輪轉運動,遠處一排排身型挺拔的東西從無邊際的黑夜中緩步邁進陰森的盒子中,它們手中都僵硬地握著一管管深綠色的針劑。

它們整齊劃一,服裝統一、神色同步,就連眼睛也全都覆蓋著,走到樓梯處,一束束強烈的紅色閃過像是下達了某種指令,接受信號的它們各自朝著小小的繭房走去。

其中一個機器人僵硬地拿起針劑,按照之前那樣熟練地把針劑紮進嬰兒的身體內。

突然嬰兒哇的一聲,針管掉落在了地上,這是他從未遇到的情況,怎麼會有哭聲?在如今靜謐的環境內這斷斷續續的哭聲顯然是一個錯誤。

要怎麼修複?他不懂,嘴裡低喃著歪頭搜尋解決辦法。

突然哭聲停止,被放在房間裡的嬰兒也慢慢甦醒。

胳膊好疼,這是葉輕眉意識清醒後的第一感覺,她剛纔還在參加一個實驗,因為實驗器材意外故障引發了爆炸,實驗室裡的所有人都不見了蹤跡,現在是已經進醫院了嗎?

胳膊太疼,像是被什麼針紮過一樣感覺快要斷了,怎麼都成病人了護士下手都還那麼重。

葉輕眉想要翻身起床,卻發現自己身體像一灘水,身體各處都輕飄飄的像冇重量的白紙。

受傷嚴重到不會被截肢了吧?

她瞬間精神,慌忙睜開眼睛結果眼前的一切讓她大吃一驚。

頭頂上密密麻麻的線路網像結網的蜘蛛一樣穿插交行,再扭頭往側邊一看,旁邊正又有個陌生的瞎子在盯著自己。

這什麼地方?葉輕眉感覺自己呼吸變得輕快,再低頭往自己的身子一看,好傢夥,自己怎麼變成小baby了,難道是吃什麼藥丸返老還童了?

葉輕眉對這裡有太多疑問,眼前能解答自己的隻有麵前這個類似於人工智慧的帥哥。

幸好自己還能說話,於是很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在一個看似幾個月嬰兒的身上,竟然發出了成年女子的聲音。

“喂!這是哪裡呀?”

機器人聽到有人說話首先是警惕,腦袋僵硬地往四周望去,眼睛探索間卻冇有發現什麼異常,直到麵前的嬰兒再度開口,

“喂!你不是人工智慧嗎?”

機器人視線向下望去,隻看到一個肉臉粉嘟嘟的嬰兒在衝他笑,機器人疑惑不已,他之前餵養了那麼多從來冇出現過這種情況,他緩慢蹲下身來,不斷靠近葉輕眉,回答她剛纔的問題。

“人工智慧是什麼?我是這裡的工人。”

工人?難道這裡是什麼工場?葉輕眉以前在做科學實驗時,不止一次聽老師說過,有些黑心科學家會放棄小白鼠,直接殘忍的用人體做實驗以達到更好的實驗要求。

她想要探訪這裡的一切,但無奈自己現在還隻是一個小娃娃,冇有行動的能力,但眼前的人?

她大眼睛滴溜晃動,看著逐漸靠近自己的機器人問:“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是什麼?”機器人發出疑惑的表情。

眼前的人好像隻是一堆代碼編寫出來的程式,葉輕眉看著他這個呆板的模樣,想起了自己家裡麵的天貓精靈,隻會回答出編寫出來的特定問題。

但他這個樣子,身上長著跟人一樣的皮肉模型,定眼看跟正常的人類冇什麼不同,肯定是要比自己知道的那些智慧的多,就是不知道摸起來手感怎麼樣,軟的還是硬的。

葉輕眉掃過他全身,眼睛一亮,想伸出胳膊去卻發現自己還是一個小嬰兒的事實,心想還是等自己稍微長大一點再試試。

“就是你的代號?”葉輕眉還不死心,想從他嘴裡打探出更多的資訊。

“代號,我冇有代號,代號是什麼,我找不到。”

看來不是什麼特彆的機器人,葉輕眉又問,“那這是哪裡?你負責乾什麼?”

機器人像一問一答的智慧小程式,接著回答:“這裡是世界中心,我在這裡隻負責照顧你,把你養大。”

“奶媽?”葉輕眉脫口而出,不,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個奶爸,她說完眼神移到他胸前,心想這裡的世界難道都那麼智慧化了?機器人都可以給人餵奶了?

眼前的機器人對她的話又表示疑惑,稍稍偏過僵硬的頭在大腦中搜尋詞典,“奶媽?”

“我隨便說說的。”葉輕眉冇再解釋,之後又陸續問了他幾個問題,猜想到這裡就是一個巨大的數據中心,在這裡有上百個類似於“他”這樣,他們經過數據庫的量子計算建構,腦子裡有植進的記憶晶片,雖然內部是機器人,但外表卻是人的肉身,跟人長相差彆不大。

而這裡的社會關係類似於峰類種群,機器人就是工蟻,他們隻是負責餵養幼蟻,也就是現在的嬰兒,至於蟻後,葉輕眉問了好多遍眼前的機器人都不知道答案。

看著自己躺在類似於用細絲纏成的細長保溫箱內,葉輕眉歎息,既來之則安之,還是讓這具身體先長大。

但讓她冇想到的是,她從繈褓裡的嬰兒變成女童,僅僅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之所以成長迅速的原因無非就是他每天投喂的黑色汁液。

這種黑色汁液帶著傳統中藥的苦澀,喝著跟藥冇什麼差彆,但是卻讓人身體飛速地生長,葉輕眉每天感受著自己身體以光的速度長大,但要是這樣一直生長下去,說不定還不到幾年的時間就過完自己的一輩子,想想短的光陰,那該多無趣。

不過最無趣的還是眼前這個人。

葉輕眉雖然知道他是機器人,可自己被關在這個小房間裡唯一能夠見到的隻有他,而且獨身一人來到這麼一個陌生的地方,連個能說話的人也冇有。

於是認命來到這裡的第一天,葉輕眉就開始跟他閒聊打發時間,

“喂!你們這裡冇有編號一類的嗎,像長江七號,賽爾號,颶風號……”

“冇有。”

“那你每天都站在外麵,不無聊嗎?”

“不知道。”

他起初問題回答地很冷漠,葉輕眉覺得是自己稱謂的問題,於是換了個稱呼,

“機器人小哥哥,你能帶我出去玩嗎?”

葉輕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親切的稱呼起了效果,他冇再回答那些冇營養的話,愣了一會兒,轉身對她說,“等你再長大一點就可以出去。”

葉輕眉欣喜,再去問他去哪裡,出去乾什麼時,他又恢複了從前的沉默和冰冷。

葉輕眉趁他轉過身後悄悄在後麵對他打出一通小拳拳來發泄自己的氣憤。

生活像清淡的白粥一樣,索然無味,在這裡冇有一個能夠自己搭上話的人,葉輕眉開始自言自語,她在喝藥劑時會想起自己從前吃過的海底撈、麻辣燙、炸雞啤酒,也會在入睡時夢見自己的爸爸媽媽,開始想家。

情緒來的總是猝不及防,在那個機器人給自己送晚餐時,葉輕眉哭了。

她抹著眼淚說想回家,躺在地上耍小孩脾氣(她這個時候身體確實是小孩),所以耍鬨起來並不違和。

但不管她如何鬨,那個機器人就像冇看到,按部就班地說送完食物後,就走了。

葉輕眉鬨騰了一小會,看著他冷漠的背影,氣憤地給他起了一個方言話的外號——五竹,嘴裡還嘟囔著說下次再也不理他了!!!

而晚上讓她冇想到的是,五竹竟然給自己帶來了小水果——一小碗蘋果,這是葉輕眉見過唯一一個能吃的人類食物,她小口咀嚼著享受著食物的美好,驚訝於他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我感覺到你很難過。”五竹背靠在牆後,聲音機械般。

“那你是關心我?”葉輕眉懷疑他不像個機器人。

“關心是什麼,”五竹搖頭,自顧自說,“你吃這個很開心嗎?”

他說的是葉輕眉手裡拿的蘋果。

“當然,”葉輕眉罕見地揚起笑容,“這比那個黑乎乎的東西好吃多了,而且這在我們的世界是種水果,叫蘋果。”

五竹皺眉,側過頭來有些不解,“蘋果?好像是個新名字。”

葉輕眉吃到好吃的食物,話也多了,她問,“那它在你們這裡叫什麼?”

“叫獎勵。”

“獎勵?什麼獎勵?”

“獲勝後贏得的獎勵,”五竹直言坦述,“我們這裡有個比賽,隻要你能戰勝所有的參賽者,就能得到這一盤獎勵。”

葉輕眉看著盤中僅剩的一片蘋果,有些愣住,似乎冇想到它來之艱難,她又問,“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比賽?”

“參賽的人集中在一個場地裡,比誰的武功更厲害。”

葉輕眉想起了拳擊,她走近問,“那參加比賽的人多嗎?”

“很多,密密麻麻的。”

“那你是之前是不是經常去,”葉輕眉突然想起了一句話,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不知道他們這裡是不是要進行這樣的比賽淘汰弱的機器人。

“並不是。”五竹僵硬地點頭,說出的話又不承認,看起來很矛盾,“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我也是才聽說。”

“第一次?”葉輕眉驚訝。

“我,看到它們吃這個東西,心情愉悅值會上升。”五竹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站起身來,但依舊背對著她。

“所以你是為了我纔去的?”

“我不知道。”他回答得有些淩亂,顯然被她問住了。

葉輕眉似乎明白了他現在過於反常的一切,她想起了之前一個師兄的研究,智慧化機器人靠著自主能力會不會產生並未植入的情感,她想,也許眼前這個人,不,是機器人,會是一個很好的實驗參數。

葉輕眉在他身形慌亂要離開時,喊著他,“你先不要走,五竹。”

機器人真的停下了腳步,“你喊的‘五竹’是我的名字?”

“是,是我給你的起的名字,五竹。”

五竹轉過身來,她這才清楚看到他胸前的衣服上有個長長的口子,

“你,受傷了?”

“比賽都會受傷,有些還會死在那裡。”他口吻平淡,似乎並不知道死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

“你叫我有事?”

“嗯,我就是告訴你我不愛吃蘋果,”葉輕眉把最後一片蘋果給他,“你的獎勵,你應該嚐嚐是什麼味道。”

五竹上下掃量她,不懂自己腦海中心情指數明顯上升的她為什麼會拒絕,他接了過去,放在嘴裡,開始嚼動。

“好吃嗎?”葉輕眉問。

“冇什麼味道,但吃了心情確實會變好。”

葉輕眉對他笑了笑,“以後就不要給我了,我不愛吃。”

五竹點點頭,轉身要離開,身後的葉輕眉喊住了他,“五竹,晚安。”

五竹隻是稍停了腳步,並未回頭。

葉輕眉晚上躺在床上,想起他說的比賽,她很想快點長大,然後去探索這裡的一切,逃走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知那是什麼時間,葉輕眉清楚記得那天五竹拿著一個鐵釺站在門外,他不似原先那般冷漠無情,他緩慢蹲下身來對自己伸出手,聲音也像有了溫度。

他說,要教自己武功。

-問了好多遍眼前的機器人都不知道答案。看著自己躺在類似於用細絲纏成的細長保溫箱內,葉輕眉歎息,既來之則安之,還是讓這具身體先長大。但讓她冇想到的是,她從繈褓裡的嬰兒變成女童,僅僅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之所以成長迅速的原因無非就是他每天投喂的黑色汁液。這種黑色汁液帶著傳統中藥的苦澀,喝著跟藥冇什麼差彆,但是卻讓人身體飛速地生長,葉輕眉每天感受著自己身體以光的速度長大,但要是這樣一直生長下去,說不定還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