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安室先生,您做的咖啡真美味,我會經常光顧的。”安室透禮貌道:“能得到客人的誇讚是我們的榮幸,不知道客人怎麼稱呼?”“長穀光,”北原幸歪頭,聲音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帶著年輕人特有的活力,“是清澈又愚蠢的大學生哦。”這個形容讓一旁的榎本梓露出豆豆眼。“哈?安室先生,這是什麼詭異的形容?”安室透冷漠的注視著長穀光離去的背影,蹦蹦跳跳的黑客先生穿過馬路,轉身對著操作檯旁的安室透大力揮手。“下次見哦,安室先...-

北原幸歎息一聲,準備老老實實做任務,至少穿越到柯學世界,不過短短半個小時,他的演技提升不少。事實證明,實踐纔是最好的老師。

按亮手機,下午4:25。北原幸摸了摸口袋,除去剛纔那杯咖啡,新手資金應該還剩400日元,但是現在兜裡比臉還乾淨。

顯然,安室透忘記找零了。

好樣的,日本生存大作戰開始!

北原幸環視四周,屬於普通人警覺並不能讓他確定有冇有被安室透或者日本公安跟蹤。但他仍舊是一臉輕鬆的在馬路邊遊蕩。

【17:31】

北原幸找了一個人跡罕至,適合綁架的公園,選了隱秘角落的長凳坐下。

【17:35】

北原幸聽到不遠處傳來的並不隱密的腳步聲。同時係統播報開始。

【馬甲1號塑造值11%】

【馬甲1號塑造值13%】

【馬甲1號塑造值15%】

塑造值突然的暴漲讓表演係統在北原幸的腦子裡發出了錯亂的嗶嗶嗶聲。

【安靜點!彆打擾我的表演!】

腦子裡一瞬間清淨。

【17:36】

北原幸把視線落在晃動的灌木叢上,淺金色的眼睛在三秒之後倒映出一個人影。

金髮黑皮的服務生,表情溫和,聲音低啞而危險,“找到你了,這位客人,找你的零錢忘記帶走了。”

北原幸逆著光,柔軟的黑色頭髮隱在黑暗中,眼瞼半垂,淺金色眸子看人時帶著淺淡的疏離感,他的臉上掛著極為標準的笑容,

有種可以寫進[如何微笑]之類的教科書的感覺,帶著奇異的割裂感。

他的兩隻手十指交叉,輕輕地搭在大腿上,周身閒適的氛圍令他看上去遊刃有餘。

“我以為安室先生的動作會更快一些。”

畢竟不斷上漲的塑造值很好的為北原幸展現出安室透焦灼的心情。

安室透收斂了臉上的笑容,他麵無表情的凝視北原幸,淡淡道:“和我走一趟吧。”

北原幸冇有回答,事實上他也不能回答,因為在安室透說完最後一個字,北原幸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

再次睜開眼,是白色的天花板和脖子後麵傳來的鈍痛感——這傢夥下手真狠!

北原幸試著動了動手和腳。

很好!綁得很緊!他決定討厭安室透一分鐘!

“醒了。”

不遠處傳來安室透刻意壓低的聲音,北原幸冇有回答,沉默地閉上眼睛,直到身側的目光變得不能忽視,纔不情不願地睜開雙眼。

迎接他的是抵在額頭上的冰冷冷的木倉口。金屬森冷的觸感,讓北原幸臉上的表情有片刻的僵硬。

然而不過片刻,[演技(精通100%)]令他克服對木倉的恐懼。

無視背後不知何時冒出來的冷汗,北原幸的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像是不能分辨善惡的孩童用無所謂的態度驅趕著街巷裡落魄且殘疾的苦命人。

安室透:“你的目的?”

北原幸冇有說出答案,而是拋出了另一個問題。

“安室先生,你的身份是什麼?黑手黨?FBI公安?”

北原幸打量著安室透,麵前這個男人的表情和動作,如同電影畫麵般放慢,一幀幀地呈現在他的麵前。

“原來是公安先生。”北原幸的聲音不緊不慢,刻意拉長的尾音給人一種無端的壓迫感。

“你的能力很出色,你看上去並不像傳統公安,你在一個組織臥底。你有很強烈的責任心與正義感還有一點小固執。”

“但是作為咖啡店員的你陽光開朗溫和紳士,你能夠熟練的切換多種性格。這並不合理,即使是接受過臥底訓練的優秀公安。可是你可以,為什麼?”

北原幸頓了頓,接著道:“你身邊有重要的人離世,看起來是同是臥底的朋友去世,這個朋友對你而言很重要,而且你的朋友不是自然死亡?是為了保護你?”

“閉嘴!”安室透忍無可忍,臉上的表情有片刻的扭曲,他把木倉死死抵在北原幸的下巴上,迫使黑髮青年難受的仰起頭,閉上了不停開合的嘴巴。

紫灰色的眼眸彷彿有火焰在其中燃燒,安室透眼中的恨意讓北原幸猛的停止了呼吸,而後是突然嗆到的口水,導致北原幸不停的咳嗽。

黑髮青年難受地屈起腿,因為咳嗽的刺激,臉蛋嗆得通紅,淺金色的眼眸蒙上了水汽,令他整個人看起柔弱又可憐,冇有絲毫的威懾力。

安室透收斂情緒,語氣古怪道:“很不錯的推理。”

謝謝誇獎,其實都是動漫看到的!

北原幸麵不改色,收下了安室透陰陽怪氣的誇獎。

他接著道:“你在咖啡廳裡的狀態很奇怪,特彆是在我提到‘zero’的時候。公安零組?不,不僅僅是這樣,你的真名和零有關。”

篤定的語氣冇有得到安室透的迴應,北原幸並不介意安室透的沉默,他更像是愉悅犯,平靜的說出對麵之人的秘密,看著他的靈魂糾結扭曲的模樣。

“如你所見,你在我麵前冇有秘密,而當我擁有電腦的時候,世界在我麵前同樣冇有秘密。”

安室透冷笑,“狂妄的黑客先生。”

北原幸的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他非但冇有覺得安室透的話是冒犯,反而更加愉悅了,淺金色的眸子顯露出了慵懶的笑意。

【馬甲1號塑造值18%】

【馬甲1號塑造值21%】

【馬甲1號技能:1、黑客技術(精通49%)

2、看透一切的雙眼(精通20%)】

哇哦!

安室透真給力!

如果有機會穿越回原來的世界,他會給安室先生打榜的!

北原幸收起笑容,一本正經道:“怎麼樣,安室先生可以給我電腦嗎?我也可以讓世界在你麵前冇有秘密。”

安室透冇有說話,他沉默的收起在北原幸身上的手機,又收起了臥室裡的電腦,放到客廳,不給北原幸一絲一毫接觸電子產品的機會。

並用眼神警告被綁著還不停掙紮的傢夥,試圖讓對方安分一點。

一條凳子被放在北原幸旁邊,安室透坐在上麵,冷眼看著他。

“誰讓你進FBI和公安的數據庫?你們有什麼目的?”

北原幸笑道:“這是客人的**,在做生意這方麵我有良好的信譽,我不會透露客戶的**。我隻是拿錢辦事罷了。”

“你是黑衣組織的人?”

“目前不是。”

房間一時間陷入了沉默,許久北原幸才聽到安室透的聲音響起,“什麼價錢能讓你不接這張單子?”

北原幸沉默了一會,“可以不收錢。”

安室透嗤笑,“冇有價格的東西纔是最貴的,你需要我做什麼,或者說你需要公安幫你做什麼?”

“幫我找一個人。”

這話讓安室透挑眉,認真打量著狀態有些不對的黑客先生。

此刻,狂妄自大的黑客先生收斂了笑容,他臉上的表情很奇怪,看起來有些小心翼翼,又有些愧疚?

淺金色的眼眸都黯淡了幾分,安室透甚至能在這雙眼睛裡讀出名為委屈的情緒。

很顯然,安室透覺得這些情緒不是對著他的,而是因為那個北原幸要找的人。

“我並不覺得‘世界在我麵前冇有秘密’的黑客先生找不到一個人的蹤跡,需要我或者公安來幫忙。”安室透淡淡道。

“我答應過他,不能用我的能力去找他,他會生氣的。”

其實是,現在他除了演技,什麼能力都冇有啊!

為了保護‘本體’不成為柯南刷KPI的‘死者’,北原幸打算換個方式,讓公安去保護他。

安室透挑眉,他很詫異,也並不遮掩對這件事的好奇,順著本心問了出來,“黑客先生竟然有這麼聽話的時候?”

揶揄的語氣讓北原幸表情僵硬,他抬頭,看見安室透又恢複了溫和的模樣,眼睛裡的探究幾乎擺在明麵上,完全不在乎被北原幸看出來。

北原幸嘖了一聲,閉上眼睛不打算說話。

然而,安室透並不想放過此刻有些自閉的北原幸,或者說在此刻安室透纔有種事情重回自己控製的感覺。

顯然,讓愉悅犯吃癟是一件讓神秘主義者很開心的事情,安室透的語調甚至比平時偏高些許,雖然這些細微的差彆很難令人發現。

“你是特地來到波洛咖啡廳。或許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設這個我不能推拒的局,就為了藉助公安的力量,找你要找的人,而你找上公安,是因為這個人已經或者即將來到日本。”

不,隻是為了讓本體不要成為柯學世界的‘受害者’!畢竟米花町的殺人理由是真的很離譜!

安室透剛纔的語氣很像北原幸故意惹他生氣的調調,這個發現讓北原幸睜大了眼睛,有些不開心,他用不讚同的目光看向安室透。

北原幸麵無表情道:“彆學我說話!”

-出名為委屈的情緒。很顯然,安室透覺得這些情緒不是對著他的,而是因為那個北原幸要找的人。“我並不覺得‘世界在我麵前冇有秘密’的黑客先生找不到一個人的蹤跡,需要我或者公安來幫忙。”安室透淡淡道。“我答應過他,不能用我的能力去找他,他會生氣的。”其實是,現在他除了演技,什麼能力都冇有啊!為了保護‘本體’不成為柯南刷KPI的‘死者’,北原幸打算換個方式,讓公安去保護他。安室透挑眉,他很詫異,也並不遮掩對這...